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告诉我们:彰显个性和迎合_北京旅游网
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告诉我们:彰显个性和迎合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

虽然没有拿到最佳影片奖,但美国电影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依旧是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大赢家。除了最佳影片奖,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获得提名的另4个奖项,都拿到手了,获奖比率最高。尤其是拉米·马雷克成为奥斯卡和金球奖双料“影帝”,证明了他的演技和这部电影获得一致公认。这个月的22日,这部电影就要引进国内院线放映了,让观众在大银幕上感受皇后乐队那震撼人心的演唱场面,实在令人高兴。
独特是艺术的立身之本
皇后乐队是摇滚乐界殿堂级的乐队。他们的盛极一时,就在并不遥远的30多年前。他们的很多乐曲脍炙人口,名满天下,至今仍在传唱。网上也到处都有他们演唱会的视频。要把这样一个乐队的传奇经历搬上银幕,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你不仅要真实再现他们的辉煌经历,而且必须展现他们的灵魂,让每一个观众觉得进了影院值。现在看来,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做到了,它让我们触摸到了皇后乐队的灵魂。
影片中,皇后乐队4名成员第一次和著名音乐经纪人约翰·里德见面时,里德直截了当地问:“皇后乐队跟其他想成为摇滚巨匠的乐队有什么区别?”主唱弗莱迪·摩克瑞回答说:“我们乐队里4个人都不合群,致力于给不合群的人献唱,给那些受排挤默默退出人群,也很确定他们不合群的人献唱,而我们正合他们的群。”弗莱迪·摩克瑞后来又说:“我们不会受到任何限制。没人知道皇后乐队代表什么,因为皇后乐队什么也不代表。”
这就是皇后乐队赖以脱颖而出、成就辉煌的特立独行的精神。20世纪70年代,经历了二战以后经济大发展的欧洲,各种自由思潮汹涌澎湃,反映到艺术创作上,就是文学上现代派艺术的崛起和音乐上摇滚音乐的风靡。那时的青年,热衷标新立异,崇拜特立独行,各种艺术流派和风格风起云涌。迎合这个时代潮流,皇后乐队从创办开始,就以“不合群”作为标识,追求独特的艺术风格。它就像一个综艺大厅,完美地将华丽摇滚、前卫摇滚、古典音乐及重金属熔为一炉,创造出华丽和夸张的艺术风格。他们的音乐具有非凡的想象力,雄壮而带有一丝诡异,而且风格变化多端。从他们的音乐中,我们可以听到几乎所有欧洲音乐形式的影子。
影片把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作为片名,并刻意用创作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的过程,来展现皇后乐队的精神所在。1975年,荒凉偏僻的洛克菲尔德农场。他们在这里创作了惊世骇俗的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。正如佛莱迪·摩克瑞所说:“用歌剧的规模,希腊悲剧的痛苦,莎士比亚作品的才智,音乐剧无拘无束的喜悦,来做一张摇滚专辑。让每个人都感到归属感。”过去了40多年,这首歌曲依然让所有的听众叹为观止。这种独一无二的风格,让皇后乐队成为音乐史上的经典,影响了二十世纪后期几乎所有的重金属乐队,为后来的摇滚乐发展指明了方向。
艺术以独特为美,以独特为贵。那些缺少个性、随波逐流的作品,就像浪涛中的沙子,转瞬而逝。只有那些具有独特风格的作品,才有存在价值,才能流传下去。音乐经纪人约翰·里德凭着弗莱迪·摩克瑞“不合群”的一句话,就把皇后乐队和多如牛毛的摇滚乐队区分开来,果断地成为了他们的经纪人。弗莱迪·摩克瑞有一嘴龅牙,却能唱出跨4个8度的高音,加上他抓着话筒杆,大幅度夸张的表演风格,瞬间引爆现场,令人耳目一新,成功就水到渠成。
 迎合大众是艺术家生存的必要条件
但是,在大众娱乐时代,仅有特立独行是远远不够的。一个乐队要占领市场,首先必须赢得听众,而不能一味标新立异,远离主流艺术潮流。
在影片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中,我们看到,皇后乐队刚出道时,弗莱迪·摩克瑞深情地说了他的感受:“给那么多人唱歌是什么感觉?当我看到他们在认真听我唱歌,被我的歌感染时,我就是想跑调都不可能。那时,我就成了我一直想成为的那个人。我无所畏惧。”他感悟到,对于一个乐队来说,歌迷是至关重要的因素,绝对不可以忽略。
从此以后,与歌迷的互动,就成为皇后乐队的标志性特色。影片重点展示了乐队吉他手布赖恩·梅创作出《We Will Rock You》的过程。此后这首歌风靡全世界,一直到今天都是摇滚音乐会上的热门曲目。震耳欲聋的整齐掌声与口号一般的合唱,全场灯光随着节奏而整齐变化,让观众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强烈震撼。除此之外,影片还展示了《Radio Ga Ga》《Ay Oh》等歌曲,让观众充分了解皇后乐队之所以受全世界歌迷热爱的原因。因为那种台上台下形成一体的演出风格,那种像海浪一般奔涌而来的万人合唱,那种令人血脉贲张的现场感受,只有皇后乐队才能给你。
再看弗莱迪·摩克瑞的成长过程。在出道之初,他是一个完全的叛逆者。他像当年所有的年轻人一样,充满着对梦想的期待。他不满足于做机场的搬运工,对父亲要有“深邃的思想,得体的谈吐,正确的举止”的教诲不以为是,擅自把自己的名字法鲁克改为弗莱迪。在乐队里,他也自以为是。当有人质问他歌词意义含混时,他傲慢地回答:“真正的诗是写给用心去聆听的人的。如果什么都解释出来,就毫无神秘可言了。”成名之后,他不仅甩开伙伴单干,还沉溺于奢靡的生活中,遭到媒体和舆论的非议,遭到朋友的抛弃。
幸好,确诊艾滋病令弗莱迪·摩克瑞认清了自己。他向伙伴们道歉,坦诚地说:“我们是一家人。家人之间,吵吵架什么的,是常事。”正是这些伙伴把他拉回了舞台,让他在温布利球场的“拯救生命”慈善演唱会上达到了人生辉煌的高峰。坦率地说,不是患了艾滋病,弗莱迪不会重回皇后乐队,不会再现辉煌。任何事情,都是祸福两生。《波西米亚狂想曲》把温布利球场作为影片的开头和结尾,无疑是正确的选择。这是弗莱迪·摩克瑞和皇后乐队辉煌的顶点,所有关于他们的故事都是铺垫,都是为了这一刻的升华。
在温布利球场演唱会之前,弗莱迪带着男性恋人回到了自己的家,坦然地告诉家人他的同性恋取向,告诉了父亲他会成为他所期望他成为的人,有“深邃的思想,得体的谈吐,正确的举止”。1991年弗莱迪死后,按照袄教(拜火教)的仪式进行了火葬。叛逆者最终回归了家庭,回归了社会,回归了民族。
皇后乐队和弗莱迪·摩克瑞的这条成长道路,说明一个重要的道理:娱乐时代的娱乐明星,不仅要特立独行,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,也要迎合大众娱乐潮流,迎合社会价值取向。非此,你要么平庸一辈子无所作为,要么被潮流抛弃头破血流。
伟大,就是独特而又平凡的。正像影片最后弗莱迪那首《Radio Ga Ga》里唱的:“请不要成为我们生活中的背景噪音,不要成为那些不知你伟大不关心你的少男少女们嬉笑玩耍时的陪衬,他们却只会在你不在时抱怨一两声。你有过辉煌之时,有过影响之力,但你还尚未迎接过属于你的黄金时代。”

上一篇:临湖镇:精义、精准、精心,让冬训工作“不走 下一篇:离开以后,又一次心碎,新鸣《又喝醉一回》伤痛演绎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